当前位置: 首页 >> 时尚

阿兰芬基尔克罗大概是最受争议的法兰西院士容易

2021-05-01 来源:昆明娱乐网

阿兰·芬基尔克罗大概是最受争议的法兰西院士了。二零一三年出版随笔集《悲伤的身份》之后,更是激起“读者买账评论不买账”的现象。

《穿裙子的一天》

阿兰·芬基尔克罗大概是最受争议的法兰西院士了。二零一三年出版随笔集《悲伤的身份》之后,更是激起“读者买账评论不买账”的现象。随笔总共七章,二百二十九页,涉及政教分离、文化互交、文化多样性等,都是其他作家不敢碰或者不愿碰的“敏感”话题。评论界口径一致,认为他“对一个错误的问题给出了错误的答案”。芬基尔克罗无非是八九年签署学校禁止伊斯兰头巾请愿信的众多知识分子之一,政治不正确的旗手,主张政教分离的国家俗世文化当先,却被极左的年轻拥趸者痛斥为:“Facho!”(法西斯分子的缩写),而他的父母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幸存的犹太人。

其实生于一九四九年的芬基尔克罗年轻时也左的一塌糊涂,着名的毛主义者,马列共产青年团的成员之一,六八风暴的参与者,直到一九七三年,开始逐渐远离他的政治同僚,因为身为犹太人的他公开支持“赎罪日战争”中的以方。芬基尔克罗于一九七七年和帕斯卡尔·布鲁克纳合着《爱的新混乱》,使之一举成名,书中公开指责“性革命的谎言”直接来自“六八”思想和德勒兹的某些理论,也算是和自己的青春期彻底划清界线。

谁都曾年轻过,好在芬基尔克罗的青春期并不漫长。他后来的作品一直在向政治正确开刀,在《悲伤的身份》中,有一篇标题为《法国式文化互交》的文章,直指近年来困扰大众的核心问题:究竟不同宗教不同文化的居民能否“共同生活”?文中提及一部二零零九年上映的电影《穿裙子的一天》(国内常见的译名是《裙角飞扬的日子》,有些不知所谓,编者注),伊莎贝尔·阿佳妮扮演的法文老师,在移民占多数的一所中学教书,被学生的语言暴力及无休无止的冷嘲热讽逼上绝境,奋起反抗,持手枪把全班学生绑为人质,当校方介入询问她的诉求时,她说:“只需要一天,特殊的一天,政府允许我们穿裙子来上课而不被当作 对待!”导演在悲惨结局之外加了个小惊喜,老师自杀之后,三个平时只穿运动裤来上学的女生,穿着裙子来到老师墓前。书中同时提到,女权主义作家伊丽莎白·巴丹德在巴黎北部一所中学组织了这部电影的放映活动,放映结束后的讨论会上,她注意到只有几个女生穿着裙子,于是她问其他人你们为什么不穿?其中一个女生回答:“她们法国人可以,我们阿拉伯人不行。”旁边一个男生加了一句:“在我们这儿,女人戴头巾,不穿裙子。”

读到这儿忍不住悲从中来,二十一世纪的法国,一直走在西方文明最前沿的法国,在她以自由闻名世界的首都的中学里,每天都在上演着跟电影里一模一样的情节!更令人扼腕的是,只有极少数的知识分子或作家愿意并且有敏锐的洞察力涉及此类话题,而之后还要拥有过人的勇气来面对诋毁和被扣上“种族歧视”大帽子的危险。

芬基尔克罗在书中总结到:“当代的最大问题,不是一味接受,而是不断增长的拒绝接受并且反对教育内容的学生的暴行。”这话听起来很奇怪是不是?法国留给全世界的印象除了浪漫不就是一代又一代具有“反抗精神”的青年和他们永远过不去的青春期?可是当十几岁的孩子在课堂上以信仰为名拒绝伏尔泰,拒绝拉辛,拒绝《包法利夫人》,拒绝法国历史和欧洲历史,甚至拒绝女老师站在讲台上,这种“反抗”的意义在哪里呢?我只看到了国民教育的失败和政治上长期纵容的恶果,而住在拉丁区的知识分子们依然活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对外面的世界不闻不问,每当需要表态,不疼不痒地高呼几声“宽容”,与十年前、二十年前一模一样。

后果将不堪设想。  根据东城区文物普查名单 (:王怡婷)

石家庄白癜风哪家好
昆明治妇科哪家医院好
杭州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友情链接
昆明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