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

逃离现实brbr我

2020-03-10 来源:昆明娱乐网

逃离现实

我,是个残疾姑娘,今年 8岁,已是中年,然而我的思维却是与别不同。因为身体不便,一天校门没进,却异想天开的要当作家。想起来容易,实现起来却不那么简单。十几年间,没什么成就,于是抱怨:如果我有台电脑就好了!而今电脑有了,并且在小说网站发表了多篇故事、小说,然而短暂的喜悦马上烟消云散,什么时候我可以赚到稿费?只有到那时我才是真正的成功!

多年的孜孜不倦,却一无所获,我郁闷!因此我萎靡不振,再提不起精神写。每天都是无所事事,日子过得很是无聊。

我因为身体的缺陷,向来不信奉爱情、婚姻、家庭、和丈夫,然而在网络里却遇到了多次恋情,被喜欢时的自满、被宠爱时的甜蜜、我醉了,从此陷入相思的苦,苦不能聚,最后终像水中捞月一样空欢喜一场,我心碎了!而今只留下见证爱情经历、并被编辑退了稿的《错爱》,寂寞地呆在我的邮箱里……



自9月14号到今天,已经整整22天不见了,当时赌气和他说分手,他果然听话,这期间没给我打一个电话,也不再加我的QQ里,偏偏又迎来10.1长假,让我的日子好不难熬……
他在家干什么呢?他在家待得可真老实啊!他就不想我、真的想把我忘了……我满脑子都是他,明白并没有从此断了相思。想起他对我说过的一句“藕断丝连”的话,而我当时还说藕不要断,丝更要连着!而今却都成了空话,只剩下空空的心装满了痛。他的又一句话说把我们的爱情写成故事吧,你可以的。我当时嘴上答应,推拖以后再写吧,实在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起笔……是的,我不知该如何起笔,在博客日志中我这样写道∶他说把我们的爱情写成故事吧,我嘴上答应,却迟迟不肯动笔,因为,我不知道自己与他的爱情结果如何,是悲、是喜、是聚还是散?是的,对于我们的将来,我从没想过,也不敢想,因为我知道我们不该相遇、不该相识、不该相知、更不该相爱,可这一系列的不该还是在我的预料之中发生了……
春节前夕,哥哥先一个人从北京回来,大包小包抗了好几个,除了衣服,哥对妈说我把电脑给玲带回来了。在此之前哥哥、小侄子几次打电话提到过电脑,我当时并没往心里去,虽然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可这一切好象与我无关,在大城市里,家中有一台电脑更不算什么,可在我们这个落后的小镇就另当别论了,尤其对于我来讲,电脑犹如一个遥不可及的梦。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我能学会吗?头十多年前就听人说将来人活着必须得学会三样技能∶开车、外语、电脑,而我可是个一天学都没上过的残疾姑娘啊……
我问哥哥你能安上吗?哥哥笑着摇头∶还是等你小侄子回来吧。哥哥去了朋友家,我急不可耐地从一只小纸箱子里拿出了一个近似箱子的东西,它前面一个旋钮,后面一条线带着插头,外加一个开关,在电视里我见过电脑的,绝不是这个样子。我愣愣的问母亲:这就是电脑吗?怎么这个样子!母亲同样纳罕:是呀,车站、银行现在都用电脑,可都不是这个样子的,还是等你小侄子回来吧。
好不容易又过了一个礼拜,嫂子、侄子准时到家。小侄子和我一样性急,不顾他妈妈叫他上炕里暖和暖和吧,快冻死人了,三下五除二的就把电脑组装了起来,原来我怎么也看不明白的小黑箱子,只是个低音炮。说起开始学电脑,真真把我担心坏了、急坏了,闹出许多的笑话来,有时还和小侄子闹得急头掰脸,哭笑不得。
第一次上机,趁小侄子不在家,赶紧打开了所有开关,我想把下载在里面的歌曲放来听听,只见屏幕上出现了一个长方形的方块,中间几个小字:无讯号。我连鼠标动都没动的赶忙关了机器。过后提及此次的经历哥都忍不住笑了:是没讯号啊,还没上宽带哪。一听此话,我好不委屈……
2月9号安上了宽带,看小侄子和人聊天、玩跑跑卡丁车溜着哪,我只有眼巴巴坐在旁边,什么都不懂。我有时急得大叫:我真这么笨吗?!哥哥两个朋友的儿子宝宝和磊磊,也随小侄子一起叫我二姑:你别担心,电脑好学,用不上十天保准你就会了。我仍旧提不起信心:你们不是哄我吧?……
十天后我果然能自己上机了,再不是连c、d、e盘都找不到了,而可笑地在键盘上乱按c、d、e了,气得小侄子直叫:你就是我二姑哇,我都教你多少遍了!我也不服气,更加乱点键盘,不是把他正在聊天的QQ点没了,就是把跑得正欢的卡丁比赛给中断了,我自以是姑姑,嘴上还不饶人:活该,谁让你不好好教我……
哥哥对我的学习进展显得紧张:会打字了吗?我很沮丧说:能打字了,就是太慢,一小时才 00个左右。哥哥比我自信:不错了,慢慢就快了,嫂子更能鼓励我:你能玩游戏就玩,能聊天就聊天知道吗,对你都有好处。我听了把头摇得像拨浪鼓:我不聊天,网上骗子太多了,我可害怕呀。是的,我不但会写、爱写故事,还爱看故事的,什么故事会、杂志、还有电视里的天下故事、警察故事等等等等,千奇百怪无所不有,看后使我触目惊心。怕归怕,有了电脑,有了QQ,总有一天要面对。
当我完成第一篇名为《真命 》的故事并立即电邮到故事网站,速度快得让母亲惊讶:这就邮走了,人家真能收到了吗?我点头:是呀,你以为还是邮局那样邮寄哪,慢不说,收到了看不看我的作品也未可知呢,结果都如同石沉大海。母亲说我得意的样子:电脑既这么好,你快好好写吧……
等待结果是很熬人的事情,为了打发时间,我跑进了游戏里,找遍游戏种类,我只会下五子棋,于是也不懂得分级别、档次,坐下就和人对起局来,一输就输到了100多分啊,不过我倒是乐在其中。让我不高兴的事也不是没有,偶尔我要进一间小屋和里面的那个人游戏,屏幕上便会出现一行小字:在座玩家嫌您的分数太低,不想和您游戏。我气得大概睫毛都要“竖”起来了,很不服气:难道他赢了我会得不到分吗?哼!……
我喜欢上了游戏,因为不但可以玩,还可以和人说说话,要知道,除了家人、左右邻居,我和外界几乎断绝了快三十年呢,自从长到八九岁上,母亲就再也背不动、抱不动我了,我就只能整天待在家里,大门不出,
二门不迈的,真成了古时候的千金(斤) 了似的。
“网里没好人,”我时刻提醒着自己,可还是喜欢有人和我说话,一对一答,时间过的飞快。的确,网里的男人都色胆包天,并且肆无忌惮,棋没走几步,先送上一朵玫瑰花,接着就是亲吻的红唇,再有就是两个依偎在一起的鸳鸯,我这时便严厉地发出警告:不许和我胡说八道的知道吗?我还是姑娘哪!对方不信,想是早已看过我的资料了:你都 7了还没结婚?我不信!我继续解释:我是个残疾姑娘,信不信由你。人性好一点的收敛了言辞,继续不改的我只好走为妙。更有甚者,坐下刚下一子,便发过几个字:玲儿,我想**你!我一个姑娘家,哪接触过这类字眼,大怒骂道∶混蛋!回家找你妈去吧!几个字又发过来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我不是爱坏男人的女人,滚!!!
后来我交了两个网友,一个大我十天,叫我妹妹,另一个小我几岁,和我说话时都文质彬彬,对我的身体状况也都表示关心和同情。正月十五晚我上网,他们的玫瑰花都送的一溜一溜的,虽然只是小小的图标,但我是真的很高兴,他们分别是缘分天空、秀水河沙。
一个早晨,趁着网速好,我赶紧开了房间等人来下棋,后来一个叫文文的来到了小屋,当时我怎么也没想到,就这个“文文”使我以后心醉、心碎、心酸为他受尽了相思苦……
一心一意想你
两地相思好苦
三月与君相识
四日不见心内苦、苦、苦
五月骄阳似火
六月如同飞霜
七夕鹊桥难度
八月月圆人不圆
九九重阳日
独自登高处
九转回肠为你
八面风乍起
凄(七)凉梦里不见你
六神无主日
五更梦回时
四面墙徒立寂、寂、寂
三言
两语
一颗心里全是你
十行情诗
百种情怀
千般恩爱
万年也等你!
这是几个月后我写给他的情诗,后来发在我的个人博客里。当时他忙于工作,几天没理我,被冷落和委屈充塞在我心里,伤怀之际想起古代才女卓文君的数字诗,虽然自知自己的文笔无法和人家相比,但冲动的思绪就是无法让手指停止敲击键盘。而今它仍旧静静地待在我的博客里,情却可能已一去不返,只有相思依旧,往事历历在心,不禁心痛如刀割……
清楚地记得,我正低头应对,猛然抬头看见对话框里出现了几个拼音:xiayabu?我来了气:你骂人?这时对方也换成了汉字:我没骂。我不依不饶:你骂了,你骂我瞎呀不?对方仍坚持说没骂我只得作罢,不过还是警告他说,不许和我胡说八道的,我还是个姑娘哪。对方同样反问:你都 7了还没结婚?我不信!我照旧说我是残疾姑娘,信不信由你。对方答;好,我信你。一会,他还是点出了红唇和爱情,我心说天下‘乌鸦’一般黑,怒嗔:混蛋,色狼!对话框内又出现了几个字:好,骂得对。我心说这人可真有意思,也是一笑了之。八点一到,他礼貌地和我道别:我要上班了,你玩吧,再见!出与礼貌,我也和他道88。
每天我照常上网,除了游戏,抽时间打字,先后四篇故事电邮到了网站,虽然也担心成败结果,但游戏、聊天两不误。有两个岁数大的,大概四五十岁的样子,管他哪,我也不去深究细问,反正我们是各得所需,他们给我发图片、放歌曲,替我打发了寂寞,我和他们说些闲话也替他们排遣了无聊。忘了是哪一天,我一上线,忽然发现QQ好友里多了个头像,头像是个很秀气的那种,宽宽额头,尖下巴,小嘴,戴着小眼镜,名字是“文文。”我一愣之后想起那个和我下棋并被我骂成混蛋、色狼却还叫好的男人,不由失笑。等待中,我继续玩我的游戏,那些男人们也仍旧用尽各种方法调戏我,我怒斥后,要么悻悻离去,要么不知羞耻地继续和我破口大骂,当然,最后还是我落荒而逃,因为我的脸皮实在没有他们那么厚。也有极少数可爱的的男人,被我怒斥后反而是百般的谦就和忍让,如同热恋中温柔多情的男友,最后不知是真是假的发着感慨:我们离的太远了,鸡头、鸡尾呀,不然我一定讨你当老婆,你太可爱了!我不由趁机撒开了娇:都是你胡说我才放错了子,认输吧你,不然我不干……对方坚持了几个不,但到底被我缠得不过,只得认输。原来男人这么可爱呀。我好象刚长开的葫芦一样,才要开窍,并留意上三十几岁的男人,我和两个男人先后视频过,他们急切想见到我的举动让我反感,尽管他们见到我后极力称赞我:“你不是最漂亮的,张曼玉第一漂亮,你只能排第二!”看到对方老婆在视频前晃来晃去,我的自尊心开始强烈抗议,结束聊天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删除他们。
大概已有十多天了吧,从正月初几到过了十五,那个文文一直没上线,我看了他的资料,年龄 2岁,现居地内蒙古 察布市。QQ上的资料大都虚假,所以认定他的实际年龄只大不小,专门往女人Q里加也一定是想看美女。我眼珠转了转,鼻子里哼着冷气,打出以下一段话:死文文、臭文文,干吗不理我,既然加进来还不和我说话,我就把你删掉,你个好色之徒、混蛋、大色狼!然后我说到做到。
一天早晨,我正在和人下棋,小屋里多了个看客都不知道,直到QQ里有人和我说话,用鼠标点出来一看,竟是文文。但见他礼貌地说你好啊,我才有那么一点点惴惴不安回了好,再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继续道:这些天我回故乡了,昨天才回来,如果不是碰见你,还是很难再加进你的Q的。哦,这样啊。他没再继续说这个,我才松了口气,后来又说了些什么,我记不清了,总之越聊越投缘。
一阵瑟瑟秋风吹过,几片早黄的枯叶再也挂不住枝头了,随风飘零着,天空湛蓝,虽然仍旧阳光明媚,却无法阻挡阵阵凉意,太阳并且早早地沉入西山。我们相识在春季,天也是这么的短,这么寒,但那时的时光是
快乐的,心中充满了甜蜜,而今只剩下回忆,和被相思装满的心,感觉到的是一阵阵的痛,不知何时才会痊愈……
不久,他开始费尽心思地给我发图片,放歌曲,有红豆红、月满西楼等等,我心中荡起一阵阵春意,那天中午,我按耐不住冲动的心情,打开了语音,那边传来一个语轻话柔、语调温和并带有浓重地方气息的男中音:哦,听到你了!同时打过几个字说我在单位,人太多,你说吧我听着。我一阵紧张害羞,一时不知说什么好了,嗫嚅了半天才说我也不知该说什么了,要不我给你唱个歌吧,就唱你刚给放的月满西楼好吗?对方连说几个好。我平时唱歌很好的,摹仿杨玉莹的轻轻告诉你、徐小凤的明月千里寄相思、梅艳芳的女人花,虽然不是十分像,但自我感觉相当的好,此时我尽管运了运气,做了几次深呼吸,可歌唱到一半我还是唱不下去了,我调皮地吐了下舌头,当然他是看不到的,因为还没有视频哪:我不唱了,太紧张了,后面的歌词都记不得了。
那个我爱听的声音又从那边传了过来:紧张啥嘛,又不是歌唱比赛,我是你哥哥、你的亲人啊,你唱得很好了,再唱一首吧?我一阵心慌意乱:我唱不了了,然后关掉了语音。后来他好象也说要看看我,出于姑娘家的矜持我拒绝了。

共 21160 字 5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编不知道作者的文字是否是事实,但是字里行间那一份真诚确实很感动人,所以,虽然文笔有些稚嫩,结构有些混乱,叙述有些啰嗦,但就是这一份真诚,那是许多成名成家的人也缺乏的东西。小编要说的是,写小说确实有技巧,那些动辄数百万的网络写手的作品,前期是一个好的构思和框架,后期完全成了技巧和文字的堆砌了,所以,希望作者能够保留这份真诚,然后进一步磨练讲故事的技巧,那才是文学真正的出路!期待您的新作!【编辑:左黄右苍】
1 楼 文友: 2009-12-17 18:00: 9 题目小编擅自作了修改,作者若有异议,请飞主编耕天耘地!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
2 楼 文友: 2009-12-18 09:42:46 不会有异议,多谢指教! 愿在精彩的故事世界里,快乐的遨游!
 楼 文友: 2010-01-20 0 : 7:09 问好作者! 鉎嵵钚睡-{金属亲赐}-死後鋹眠老年性关节炎能治好吗
扬州妇科医院
肇庆治疗男科医院
友情链接
昆明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