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

帝龙道第一百七十章敲山震虎营养

2021-01-14 来源:昆明娱乐网

帝龙道 第一百七十章敲山震虎

洪振眯了眯眼,既然翼南空这老不死的死活要联合出兵白石岭,那说不得要来一招顺水推舟之计了。就是不知道翼家再溃败一次,你还能不能有如此威风。

洪振心中冷笑,站了起来,抱拳道:“翼城守息怒!王家主虽然临阵脱逃,率先哗变,但恐怕也是因为黑风强盗团势大,为了保存家族力量,避免家族损失,这才不得已而为之。王家主虽然有罪,但罪不至死。翼城守何不念在王家主顾念家族,舔犊情深的份上,对其宽大处理。”洪振又转头对跪在地上的王全喝道:“王家主,到了现在这个地步,难道你还不认罪吗?”

王全的脑袋终于耷拉了下来,好汉不吃眼前亏啊。这个时候他非常清楚地知道,一旦他再敢吱一声,翼家三长老翼南山的一记大崩灭拳就会直接砸在他的脑袋上。没穿铠甲,脑袋受这么刚猛霸道的大崩灭拳,就是不死也会变成白痴。

“在下……在下……认罪。”王全艰难地从口中挤出几个字。

王全的认罪却是让翼南空、三长老、王平、建议削减挥发性有机物(VOCs)和氮氧化物(NOx)排放顾胖子还有高虎、翼宣威等人心中松下了一口气。别看翼家今日雷厉风行,强硬到极点,其实翼南空等人心中也是极为忐忑的,因为这个计划极为大胆,一旦镇不住这些家族族长,一旦这些家族族长宁死不屈,联合一起顽强抵抗,那么翼家除了用武力强势镇压他们外毫无办法。但是用武力强行镇压,那就意味着计划失败,而且弄巧成拙使翼家成了众矢之的。因为即使全数镇压了这些家族族长,这些家族势必不会罢休,联合到一起,翼家再强也得完蛋。翼家要的不是这些家族族长的性命,而是他们的臣服。索性,那位隐藏在翼神龙背后的神秘老前辈算无遗策,一切都按照着他的剧本在上演。导读:GT视频媒体继续评选出09年度最佳游戏的最新七项最佳游戏名单

王全的认罪,宣告了最为困难,风险最大的第一步计划的全面胜利。而第一步计划胜利,那么第二步计划就不费吹灰之力了。

今日局势,已经尽皆在翼家的掌控当中。

翼南空一转身坐回到首座上,大厅当中三四十个家族族长的目光战战兢兢就要往深一步去想了地落在他的身上。此时这位翼城守再也不是刚才的路人甲乙丙,而是掌控着生杀大权的强势人物。

“既然是洪城长你求情,老夫说不得要卖你一个面子。”翼南空淡淡开口道:“王全,你临阵脱逃,率先哗变,致使我翼城大败,造成巨大伤亡,理应当场处死!”

在场的所有翼城族长心脏都跳了一下,王全浑身都抖了起来,洪振暗暗捏住两拳,如果翼家真的要搞死王家,那说不得他也要采取一些紧急的措施了,毕竟王家一倒,下一个就轮到洪家了。

“但是念在你初犯,又有洪城长求情。本城守就先免了你的死刑,先将你收监候审,等来日灭了黑风强盗团,再行论罪处罚。锁起来!”翼南空一挥衣袖。

洪振心中暗怒,虽然翼南空没有当场击杀王全,但是拘禁王全,却是斩掉了他一个手臂,让他实力大降。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难道翼家真的要肃清翼城?

大厅当中,两个虎背熊腰的白银战士拿着三指粗的铁链抢上前来,三两下就将王全捆得严严实实,王全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想要反抗,但是被顾胖子和王平这两个白银后期强者按在肩膀上,封住了气门,却使不出丝毫力气来。王全气急败坏之下,连连朝着洪振打眼色,想要求救,洪振微微摇了摇头,示意不要轻举妄动。

王全又是屈辱,又是憋屈,愤懑不平地说道:“翼南空,你赢了,但是你也不一定能笑到最后。”

翼南空冷冷一笑道:“王家族,如果你死不悔改,我不会介意让你在监牢里边安度晚年。押下去!”

随着翼南空一挥手,翼宣化亲自领着四个白银战士押着王全就退出了大厅。翼府就是城守府,城守府自有关押犯人的坚固牢房,即使白银后期战士,也休想逃脱。这个时候的王全倒是没有反抗,因为他看到了洪振的眼色,翼家的计划绝对不会顺利实施下去,洪振肯定有着后手,等他王全出来的时候,就是翼家灭亡之时了。

王全两眼射出极度狠辣的光芒。

翼城第三家族的族长就这样被收拾了?大厅里边三四十个翼城的族长都吞了吞唾液,感觉脖子上凉飕飕的,即使是翼南天时代的强横翼家,压得洪王两家只有喘气的份,翼家也没拘禁过哪怕一个小家族的族长。现在翼城第三大家族的族长,堂堂一个白银后期强者,说监禁就监禁了,看来这次翼家真的是动了雷霆之怒了。

王全被押下去之后,洪振知道接下来是翼家的时间了。局势已经被翼家掌控,翼家紧接着就是要扩大战果了。他坐在椅子上,微微闭起眼睛,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翼南空冷哼了一声,目光有意无意地从洪振身上扫过,对着大厅内的众人道:“前日之败,不单是有王家临阵脱逃,率先哗变之因,更为重要的是在翼城当中有人勾结外贼,泄露我翼城队伍的行军路径,里应外合,前后夹击,以致翼城队伍惨败。这件事情,我翼家正在着手调查,此事我们暂且搁置一边。现在我却是要整顿一下翼城的秩序。”

翼南空虎目冷冷地从大厅当中三四十个家族族长身上扫过,在场的这些家族族长心中惴惴不安,一些刚才过于跋扈的族长更是心中暗叫不妙。

翼南空冷哼了一声,一拍桌案,大喝一声:“葛豪!滚出来!目无尊长,肆意辱骂!你眼中可有我这个翼城城守?”

三四十个家族族长的目光都聚焦在葛豪的身上。有些刚才肆无忌惮的家族族长身体都抖了起来,此时他们都要哭了,早知道翼家这么强硬,就不那么嚣张了嘛。

葛豪老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两个拳头紧紧攥了起来。好歹他也是一族族长,有头有脸的人物,在翼城这么多人面前被翼南空喝骂,要多难堪有多难堪,如果不是大厅当中翼家掌握着绝对的优势,恐怕他早已蹦了起来了。

翼南空见葛豪两眼中射出迫人的寒光,大喝道:“跪下!”

“跪下!”翼家三长老翼南山身形闪动,电光火石般蹿到葛豪的面前,如老鹰抓小鸡一般将葛豪拎了起来,一把丢到大厅中间。早有两个翼家白银战士扑了上去,将他摁得跪在地上。

葛豪脸上涨红,眼中燃烧着熊熊的怒火,死命挣扎道:“我不服!翼南空,我不服!”

翼家三长老二话不说,上前一拳砸在他的后背上,他身上的软甲立刻崩裂开来,葛豪一个白银中期的战士哪里受得了他这一拳,一下就被打得吐血,萎靡在地。

三长老冷冷一下道:“刚才辱骂我二哥,辱骂我翼家的时候,你可曾想过现在?”

翼南空虎目一扫,大喝道:“吴敬,给我出来!”

那吴敬也是刚才最肆无忌惮的几个家族族长之一,此时听到翼南空点名,心脏都漏跳了一拍,一张脸孔尴尬得通红,本想强撑几句,来个输人不输阵,但是眼角瞄到跪在地上的葛豪,立即就将那想法掐死了。极为顺从地低头走了出来,站在葛豪的旁边。

和葛豪不同,翼南空却是没有强迫他跪下去。这让他心里大大舒缓了一口气。跪下去那就真的是丢人丢到家了,还好自己比较听话,不然像葛豪一样,反抗不成,反被强迫跪下,那丢人可就丢到家了。

大厅屏风后边,翼神龙和司空皓月一边喝茶,一边将大厅当中的事情的发展都一一看在了眼里。

翼神龙嘻嘻笑道:“刚才那些孙子刁难的时候,我看二爷爷都快气炸了心肺,现在终于轮到他发威了。”

司空皓月嗔了他一眼,道:“你这杀鸡儆猴,敲山震虎的计谋用得还真是老练。不过这临阵脱逃,率先哗变的主谋可是洪家,你怎么就只拿下王家呢?”

翼神龙道:“月儿,你这是明知故问了,以你这冰雪聪明的脑袋,怎么可能想不出来?”

司空皓月嗔了一句道:“讨厌,你想拍马屁也不用这么明显吧。”

翼神龙嘿嘿一笑,目光不怀好意地往司空皓月衣衫包裹下浑圆挺翘,珠圆玉润的臀部看去,道:“好啊,今天我就拍拍月儿的马屁。”

司空皓月以为翼神龙来真的,一下就跳了起来,玉手捂住自己的娇臀,晶莹如玉的脸颊飞上一片红晕,白里透红犹如朝霞映雪,美丽之极,她又羞又恼地对翼神龙道:“你个死猪头,你敢乱来我就打断你的猪蹄。”

翼神龙知道司空皓月害羞的性子,也不- 增加Cobra突击车的生命值以使其与其它车辆一致过分逗弄她,嘻嘻笑道:“月儿,我开玩笑来着。来来来,我们继续看热闹嘛。”

司空皓月见翼神龙没有异动,这才松了口气,哼了一声,坐回到椅子上。

沈阳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事后紧急避孕药哪里有卖
通化哪医院治疗牛皮癣好
友情链接
昆明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