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电视

夜寰 第一百八十六章 乱中求变

2020-02-15 来源:昆明娱乐网

夜寰 第一百八十六章 乱中求变

“那该如何做?”这是吕娇容与陈婉茹都有的疑问,此时却异口同声的问出来。

许麟略微诧异的一笑,然而在他的注视下,两个女人在对视一眼之后,这目光又是快的分开。

“怎么做?”许麟意味深长的一笑,然后一手摸在了吕娇容的腰间,这个动作有些暧昧,让陈婉茹的心中醋劲大的同时,许麟又是悄声道:“你那个会爆炸的剑符,可还是有?”

吕娇容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然后diǎn了diǎn头伸手将许麟的手拿开,然后摸出一道金光闪闪的符箓,却是小剑模样,许麟极为满意的一diǎn头之后,目光又转向陈婉茹手中握着的那把巨大的金色大剑。

陈婉茹一瞪眼道:“这是我父亲和你师父一起为我打造的本命金符,你想让它也爆炸,不如先杀了我!”

许麟撇了撇嘴,心里暗道果然,之前见陈婉茹使用金色大剑的时候,就觉着剑体上所散的气息有些熟悉,竟然和自己师傅身上所散出的剑息有些相像,在听完陈婉茹的叙述以后,许麟更加明确,那就是清虚真人的剑息。

刚劲猛烈,似乎无坚不摧,无往而不利的剑息,给许麟的印象很是深刻。心中暗自盘算着,这次若能活着出得琅琊秘境,一定要找机会将这剑符借来,好生的揣摩研究一番,那可是清虚真人的剑意啊!

将魂照镜翻了出来,许麟阴森一笑道:“再多拿几枚,效果越强越好!”

在吕娇容手中又多出三枚剑符之后,许麟刚要説话,陈婉茹的手中竟然也多出了几章符箓,感受道上面炽烈的火息,就听陈婉茹有些不服的説道:“我可是风岚峰的人!”

许麟面色一喜:“这样最好,等下符箓一起扔出的时候,你俩尽量往我身上靠!”

二人都明白许麟的意思,无非就是那个抗揍的龟壳,对于这个龟壳的防御力,许麟可是有着强烈无比的信心。

“娘希!你个胚货,老是看你家爷爷干啥,找削啊你!”

这突然的一声,一下子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许麟诧异的看过去,现这洪亮的声音,正是出自先前那个手提虎头大刀的壮汉,这时他正对着他对面的一个长相颇为阴柔的男子,大声的叫嚷着。

阴阴一笑,长相阴柔的男子,上下打量着壮汉一身紧绷的肌肉道:“倒是一副好皮囊。”

这话让人听着,缓身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而许麟的脸上更是有着一丝极为怪异的神情。

这长相阴柔的男子,像极了女子,可他偏偏又是一个男儿身,给许麟的感觉,好像一个人。

握了握手中的魂照镜,许麟想起王天宇看向自己的眼神,浑身不由得又是一个寒颤。

一晃手中的大刀,体型彪悍的壮汉,这时的脸色已经极为难看。而对面那个长相阴柔的男子,忽然做出一副小女子害羞的模样,竟然别过脸去,偷笑起来,而那眼神更是时不时的偷瞄着手提虎头大刀的壮汉。

一阵笑声,在这不大的空间内,清晰异常的响了起来,本是极为紧张的气氛,竟然一下子松弛了不少。

“奶奶的大鸡腿的!信不信老子一刀劈了你这不男不女的阉货!“体型彪悍的壮汉,这时已经涨红了脸,晃着胳膊肘子,手中的大刀不时的比活着,好像真要冲过去大砍一番的模样。

“哎呦喂,我可真怕了你呦!“説出这一句之后,这长相阴柔的男子,忽然又朝着对面伸长了脖子道:“有能耐你来砍呀,我可就等着你这一刀呢!熊样吧,吓唬谁呢!”

又是一阵笑声,就连许麟的眼中也有了一丝笑意,然而那个体型彪悍的壮汉,他的脸上可真有些挂不住了,怒吼一声,大步一跨,手中的大刀顺势就是举起,对着那个长相阴柔的男子就是冲了过去。

而许麟脸上的笑容忽然收敛,因为在剑心通明之术的感应之下,许麟突然感应到,在那长相阴柔的男子身上,竟然瞬时有着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息在其身体上隐现着。

眼眸中呈现出一股与之先前截然不同的目光,许麟的瞳孔一缩,立即拉了一把陈婉茹与吕娇容,并且寒声道:“准备!”

大刀势如破竹,仿佛是有着千斤之力一般,虎虎生风的就是顺势砍下,那体型彪悍的壮汉,在厉喝一声之时,却听许麟同时喊道:“扔!”

咣,咣,咣几声犹如雷霆一般的爆炸之声,顿时响彻周围之际,火光雷火迸向上,烟雾迷尘剧烈翻滚的同时,许麟快的伸出双臂,将陈婉茹与吕娇容紧紧的搂在怀里之后,一抹淡然的绿光,在满是雷火与烟尘的空间之内微微一闪的时候,便被滚滚的浓烟吞噬不见了。

厉嚎,嘶鸣,尖叫,怒骂此起彼伏,接连在许麟四周响起之际,一瞬间便被雷火的声势给掩盖下。可这时候,一股阴寒之气在浓烈的光火中,猛然刮起,一头长似过腰的黑,在空中狰狞的舞动着的时候,一张惨白至极的脸庞豁然出现。那一对儿似要滴出鲜血的眼眸中,凶光在灼灼而动之时,这张脸竟然在一闪之后,便隐然不见了。

另一面,背着双手,一副悠然自得模样的魔主,一脸玩味的看着画面中所生的一切。那里现在所呈现的,全是火光电弧与浓烟四起,可这并不妨碍魔主的视觉,只要他心中所想,半空中的画面便快的切换着,并且清晰无比的展示出他想要看到的景象。

一个鬼魂在四处游走,那是魔主之前就见到过的,许麟手中那面小镜子里出来的鬼魂,比之先前,似乎又强大了不少,该是什么阶级的修为呢?

魔主摸着下巴,然后嘿然一笑道:“该是人类的还丹上阶修为吧。”

画面中的鬼魂,的确是王天宇,只见这时的他,四处游走,无论是光火还是雷电,都被他轻巧的躲过,即使在无处可躲的时候,这厮竟然也咬着牙迎面而上。虽然身体在遇到雷火之后,便立即破碎,可那身体重新凝聚而成的度更快!

魔主看着他,在从一道避无可避的雷火中冲出以后,身体立即凝合重组之后,直面的竟然是一个正抱着头满地打滚的修士,看其模样,怕是被刚才突然的爆炸,给炸瞎了眼睛。

王天宇狠戾的一龇牙,眼中的厉芒在闪过之后,身体一个俯冲,便毫不费劲的冲到了那个修士的近前,伸出尖利的五指,对着那还在满地打滚的修士的后背心,就是一爪抓了过去。

一个血洞立即呈现在魔主的眼前,魔主嘿了一声,却见画面中的那个修士,在被此致命的一击给击中之后,反手就是一剑刺出,已然贯穿了王天宇的身体。可王天宇不在乎,身体在被剑息搅碎之后,竟然在这修士的头dǐng再次出现,然后猛地又是一扑,却融入到了这个已经一动不动的修士的身体里。

“鬼上身?”魔主呸呸称奇了一声之后,只见这个修士的身体,忽然全身抽动了一下,然后便扭捏的站起身来。身体的行动极不协调,可是在他走了几步之后,那本是已经瞎了的双眼,突然的的睁开,却是血红一片。

嘴角荡漾出一丝阴森笑容,哈腰捡起地上的剑,然后身形暴起,转瞬间又是消失在迷雾之中,奔着下一个目标去了。

魔主的目光不再追随王天宇的身影,在他心中一动的同时,半空中的画面突然转动,很快的就好像剥茧一样,将那些挡在魔主眼前的迷雾在轻轻荡开之际,却是露出了一具硕大无比的龟壳。

魔主笑了,看着画面中的这具龟壳,在饱受雷火摧残过后,竟然安然无恙。心中赞了一声的同时,魔主却看到在那龟壳的最dǐng端,露出了三个脑袋,虽然只有几缕头露在外面,但是魔主知道,那是许麟和他的小情人们,此时正龟缩在里面,就是不知在干着什么了。

良久,魔主就这么盯视着画面中的这幅龟壳,心思一动,不由得又是笑了一声,心中暗道:“许麟这个小家伙,倒是没小看他,竟然能急中生智,最为可贵的是,这家伙好像已经猜到这是自己对他的最后考验了。看来先前帮他结成还丹的时候,并没有麻痹他的反应,反倒是让他更为警觉了。”

而且这最后的关卡,魔主有一种预感,许麟似乎能够安然的度过,因为现在的剧情已经不再是他的剧本,更不受他的控制,完全是在照着许麟的路子在走。

许麟呢?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吧,他所追求的效果就是乱,这也是唯一能够过此关的办法。

相对来説,如果按照魔主的意愿,就是这十二人当中,先有两人挂掉,然后魔主再出面一搅合,让包括许麟在内的十人就地厮杀,这样即使许麟有帮手,能够稳操胜券的几率绝对不大,因为在那个时候,大家可真就是面对面的,个凭本事搏杀了。

现在魔主看到的局面,就是一个字,乱!但是在乱糟糟的画面中,魔主又看到了一个字,那是许麟写出的字,变!

魔主嘴角上翘:“原来是乱中求变呀!”

用户请到m.阅读。

腰膝酸痛治疗方法
11个月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回事
薏芽健脾凝胶的功效
友情链接
昆明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