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电视

p钱锺书先生

2020-03-11 来源:昆明娱乐网

钱锺书先生,这个民国知名段子手是怎么看待幽默的呢?他在《说笑》中说:“一个真正有幽默的人别有会心,欣然独笑,冷然微笑……也许要在几百年后、几万里外,才有另一个人和他隔着时间空间的河岸,莫逆于心,相视而笑。”


有人说他刻薄,有人说他幽默,而他却在《围城》序言中写自己“忧世伤身”,在阅读这些冷峻的反讽和戏谑的话语时,我们常看到的是这些人物行为所产生的喜剧效果和反讽的特征,可曾想到背后所隐含的一份反思和批判的意义呢?




01.《围城》


高能预警,笑点密集


写老实人的恶毒:


忠厚老实人的恶毒,像饭里的砂砾或者生鱼片里未净的刺,会给人一种不期待的伤痛。


写黄昏恋:


老头子恋爱听说像老房子着了火,烧起来没有救的。


写缺点:


一个人的缺点正像猴子的尾巴,猴子蹲在地面的时候,尾巴是看不见的,直到他向树上爬,就把后部供大众瞻仰,可是这红臀长尾巴本来就有,并非地位爬高了的新标识。



电视剧《围城》里的方鸿渐


写现代高等教育体制里学生对老师的评判:


这些学生一方面盲目得可怜,一方面眼光准确得可怕。他们的赞美,未必尽然,有时竟上人家的当;但他们的毁骂,那简直至公至确,等于世界末日的“最后审判”,毫无上诉重审的余地。


写饭菜:


鱼像海军陆战队,已经登陆了好几天;


肉像潜水艇士兵,会长期潜伏在水里。



方鸿渐与孙柔嘉


写饭馆:


桌面就像《儒林外史》里范进给胡屠户打了耳光的脸,刮得下斤把猪油。


写清淡的鸡汤:


这不是煮过鸡的汤,只像鸡在里面洗过一次澡。


写李梅亭的衣着:


他的旧法兰绒外套经过浸湿烤干这两重水深火热的痛苦,疲软肥肿,又添上风瘫病;下身的裤管,肥粗圆满,毫无折痕,可以无需人腿而卓立地上,像一对空心的国家柱石;那根充羊毛的“不皱领带”,给水洗得缩了,瘦小蜷曲,像前清老人的辫子。


写行事混乱:


他那间公寓现在租给一个爱尔兰人, 具有爱尔兰人的不负责、爱尔兰人的急智、还有爱尔兰人的穷。相传爱尔兰人的不动产(Irishfortune)是奶和屁股,这位是个萧伯纳式既高又瘦的男人,那两项财产的份量又得打折扣。(注:“爱尔兰不动产“是来自19世纪初的英国地图炮。英国人嘲笑爱尔兰人穷得只能靠女子卖笑度日)


写旅馆里的 :


这女人尖颧削脸,不知用什么东西烫出来的一头卷发,像中国写意画里的满树梅花,颈里一条白丝围巾,身上绿绸旗袍,光华夺目,可是那面子亮得像小家女人衬旗袍里子用的作料。


写衣着暴露:


那些男学生看得心头起火,口角流水,背着鲍 说笑个不了。有人叫她“熟食铺子”,因为只有熟食店会把那许多颜色暖热的肉公开陈列;又有人叫她“真理”,因为据说“真理”是 裸的。鲍 并未一丝不挂,所以他们修正为“局部的真理”。



电视剧《围城》中的鲍


写领导去办公室:


一切机关的首长上办公室,本来就像隆冬的太阳或者一生里的好运气,来得很迟,去得很早。


02.《猫》


钱锺书瞧得起谁?


夏志清说钱锺书“才气高,幽默,很会讽刺人。他什么人都看不起,当时联大的教授恨他的也不少。他虽然一方面仍是谦虚,但是恃才傲物。”据说钱对西南联大外文系几位教授有这样的评价:“叶公超太懒,吴宓太笨,陈福田太俗”在《猫》中,他又影射了哪些文人呢?(请自己品一品)



●举动斯文的曹世昌,讲话细声细气妩媚可爱,隔壁听来,颇足使人误会而心醉。但是当了面听一个男人那样软腻腻的讲话,好多人不耐烦,恨不得把他象无线电收音机似的拨一下,放大他的声音。这位温文的书生偏爱在作品里给读者以野蛮的印象,仿佛自己兼有原人的天真和超人的利害。


他现在名满天下,总忘不掉小时候没好好进学校,还觉得那些“正途出身”者不甚瞧得起。他横着这个念头,随时随地防人家挑衅开罪。他又要怕人又要使人怕的心理,该借猫儿见狗的姿态来象征。因为地位关系,他不得不跟李家的客人们往来,但是他真喜欢结交的是青年学生,他的“小朋友们”。他鼓励,指导他们,潜移默化他们的人生观,受他们的香花供奉。




● 李太太从小对自己的面貌有两点不满意:皮肤不是上白,眼皮不双。单眼皮呢,确是极大的缺陷,内心的丰富没有充分流露的工具,宛如大陆国没有海港,物产不易出口。


李先生向她求婚,她提出许多条件,第十八条就是蜜月旅行到日本。一到日本,她进医院去修改眼皮,附带把左颊的酒靥加深。她知道施了手术,要两星期见不得人,怕李先生耐不住蜜月期间的孤寂,在这浪漫的国家里,不为自己守节;所以进医院前对李先生说:“你知道,我这次跨海征东,千里迢迢来受痛苦,无非为你,要讨你喜欢。我的脸也就是你的面子。我蒙了眼,又痛又黑暗,你好意思一个人住在外面吃喝玩乐么?你爱我,你得听我的话。你不许跟人到处乱跑。还有,你最贪嘴,可是我进医院后,你别上中国馆子,大菜也别吃,只许顿顿吃日本料理。你答应我不?算你爱我,陪我受苦,我痛的时候心上也有些安慰。吃得坏些,你可以清心寡欲,不至于胡闹,糟蹋了身子。你个儿不高,吃得太胖了,不好看。你背了我骗我,我会知道,从此不跟你好。”


两星期后,建侯到医院算账并迎接夫人,身体却未消瘦,只是脸黄皮宽,无精打采,而李太太花五百元日金新买来的眼睛,好象美术照相的电光,把她原有的美貌都焕映烘托出来。她眼睫跟眼睛合作的各种姿态,开,闭,明,暗,尖利,朦胧,使建侯看得出神,疑心她两眼里躲着两位专家在科学管理,要不然转移不会那样斩截,表情不会那样准确,效果不会那样的估计精密。


●陆伯麟,就是那个留一小撮日本胡子的老头儿。除掉向日葵以外,天下怕没有象陆伯麟那样亲日的人或东西。一向中国人对日本文明的态度是不得已而求其次,因为西洋太远,只能把日本偷工减料的文明来将就。


陆伯麟深知这种态度妨碍着自己的前程,悟出一条妙法。中国文物不带盆景、俳句、茶道的气息的,都给他骂得一文不值。他主张作人作文都该有风趣。可惜他写的又象中文又象日文的“大东亚文”,达不出他的风趣来,因此有名地“耐人寻味”。袁友春在背后曾说,读他的东西,只觉得他千方百计要有风趣,可是风趣出不来,好比割去了尾巴的狗,把尾巴骨乱转乱动,办不到摇尾巴讨好。他就是为淘气取名“[黑旦]己”的人。


●读他的东西,总有一种吃代用品的感觉,好比涂面包的植物油,冲汤的味精。更象在外国所开中国饭馆里的“杂碎”,只有没吃过地道中国菜的人,会上当认为是中华风味。他哄了本国的外行人,也哄了外国人——那不过是外行人穿上西装。他最近发表了许多讲中国民族心理的文章,把人类公共的本能都认为中国人的特质。他的烟斗是有名的,文章里时常提起它,说自己的灵感全靠抽烟,好比李太白的诗篇都从酒里来。有人说他抽的怕不是板烟,而是鸦片,所以看到他的文章,就象鸦片瘾来,直打呵欠,又象服了麻醉剂似的,只瞌睡。又说,他的作品不该在书店里卖,应当在药房里作为安眠药品发售,比“罗明那儿”(Luminal),“渥太儿”(Ortal)都起作用而没有副作用。这些话都是忌妒他的人说的,当然作不得准。


文字来源:《围城》 钱锺书 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2007


《人·兽·鬼》 钱锺书 著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 2002


(编辑:王怡婷)

赣州治疗白癜风费用
宝宝积食食疗方法
常德治疗癫痫病费用
友情链接
昆明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