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

小人得志之魔王附体 第一章 立志为魔 第二节 唇枪舌战(二)

2020-02-15 来源:昆明娱乐网

小人得志之魔王附体 第一章 立志为魔 第二节 唇枪舌战(二)

第二节唇枪舌战(二)

“赵先生,你好好跟公主殿下解释一下吧。”

杨敖站在东方暮雪的身边,温言对赵越群说道。

“哎,说来实在难于启齿啊。”

赵越群佯装犹豫,但时到如今,他也不再顾及柳瑶的名声,于是便将白条诱骗、欺侮柳瑶的经过讲了出来。

“哦?”

东方暮雪听完,多少的有些疑惑,但还是向白条投来了不满的表情。

“你就是白条吧。你来说说吧。”

“我?柳瑶是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我们感情一直都很好,我一直把瑶瑶当姐姐看。这一点您可以找我们的老师和同学印证。至于赵伯伯讲的这一切,我只是在发现瑶瑶失踪了之后,去我们常去的河边发现了赵英杰的外衣,其他的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白条徐徐道来,不卑不亢。

“你,你说什么!”

听到这儿,赵英杰忍不住嚷嚷了起来。

“我说什么?你是去河边了吗?”

白条丝毫不理会赵英杰的气急败坏。

“我是,可是…”

“你的衣服是遗落在河边了吗?”

“是,可是…”

“好吧,我承认都是我做的,你们不要再提这件事了好吗?难道你们对瑶瑶的伤害,还不够吗?”

白条突然站了起来,怒气冲冲的看着赵越群和赵英杰,然后转身再次跪在东方暮雪面前。

“公主殿下,请您责罚,您让我白条死,我绝不会苟活在这世上。”

白条的这一番表演,让赵越群和赵英杰均不知如何辩驳。继续指认他吗?他已然承认了。但是,经他这么一讲,这其中又似乎大有隐情,令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是赵英杰为了不轨之事,然后嫁祸给白条,而想要辩解,又不知如何说起。

“公主,大人,这,这…”

“好了。因为当事人不在场,这件事不便再追究了。”

就在杨敖想要替赵越群说话的时候,东方暮雪突然说话了。

“关于使魔吞人之事,你们作何解释?”

东方暮雪冷眼看向赵英杰。

使魔猎杀魔兽、魔族,对于各国来说,都是允许甚至鼓励的事情,但吞食人类,却是各国的大忌。

毕竟,使魔也是魔。

一百年前,七大强者联手消灭魔王之后,给各国定下的一条铁律就是,魔杀人者,必诛!

虽然百年过去了,各国之间战火再起,驱使使魔杀人者大有人在,但从律令上讲,却仍旧是严令禁止的。

“这个,这个…”

“纯属他的一派胡言。”

就在赵英杰支支吾吾的时候,赵越群立刻断言否定。

“哦?白条,你可有话说?”

“两条人命,被一条巨蟒吞食,这都是在下的亲眼所见,还请公主明查。”

“赵英杰,把你的使魔召唤出来,让大家看看吧。”

“公主殿下,我,我…”

“殿下,此处是净魔镇,仅凭我儿的修为,是无法召唤出使魔的。”

“哦?不试怎么会知道!”

“既然公主有令,你便召唤就是!”

杨敖出言呵斥,但却向赵越群递出异样的眼神。

赵越群立刻心领神会。

“英杰,公主有令,你就赶紧召唤吧。”

赵英杰不情愿的看着父亲,但见父亲向自己递眼色,只得催动意念,一道绿光从其背后发出,一条巨大的蟒蛇凌空而出。

但是,这蟒蛇刚一现行,立刻怪叫一声,瞬间凭空消失了。

“冥儿!”

赵英杰心疼的叫出了声。赵越群则立刻开口。

“公主殿下,您也看到了,我儿的使魔即便能被召唤,也只能逗留片刻,实在无法吞食两个人啊。”

“嗯,或许如此吧。”

东方暮雪抬眼看了看杨敖,不再继续追问赵英杰,而是转向了白条。

“白条,你怎么说?”

“因为当时我躲在树丛之下,只能看到一条巨蟒吞食了两个人,至于是谁的使魔,实在是没有看到。所以,有可能是赵英杰的使魔,也有可能是其他人的。但是,确有巨蟒吞人一事,这一点,赵伯伯应该不会反对吧?”

白条转头看向赵越群,赵越群从白条眼中看出了一丝威胁,明白如果自己再跟他纠缠下去,这小子极有可能会一咬到底,毕竟刚才杨敖的小伎俩应该逃不出七公主的眼睛。

“是,我家的两个家丁,确实被某种爬行动物吞食了,小人定会彻查清楚,两个家丁的家人,小人也会加倍抚恤的。”

“好吧,既然无确凿证据,我也不便追究了。但是,此事必须给众人一个交代!杨元帅,这件事就由您去处置吧。”

“是,公主殿下。”

“公主殿下,您还是杀了在下吧。与其日后葬身蛇腹,不如今日死在您的手里,倒也落得个得偿所愿。”

东方暮雪正要起身离开的时候,白条突然站了起来,双眼直直的盯着东方暮雪。

“此话怎讲?”

“我白条自幼被父母抛弃,如今目睹有人草菅人命,凭着一身正气,才铤而走险,到您这儿告了御状。如今您既然如此处置,今后我自然难逃一死。与其如此,不如死在您的手上。”

白条大义凛然,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

东方暮雪不由得看呆了。

这少年虽然只有十四五岁,但这一身的正气和胆气,实在让她倾慕不已,再加上刚刚被他抱住腿时产生的莫名情愫,一向避讳男女情事的东方暮雪,心竟一下子乱了。

“那,那你说该怎么办?”

“您是公主,自当由您定夺。”

“要不,你跟在我身边吧。”

“什么!”

杨敖不由得叫出了声,而赵家父子则吃惊的张大了眼睛。

杨敖太了解东方暮雪了。

这女孩可以说是他自小带大的。

东方暮雪不好文装好武装,自小便跟着他学习武术,对他之外的男人,更是冷若冰霜。

所以,东方暮雪说出这样的话,最吃惊的就是杨敖。

“跟着您?跟着您我能做什么?我有言在先,我绝不做下人,更不做太监。”

“我是武将,不需要这些。你就做我的亲随侍卫吧。虽然你现在还不会武功,但有我和杨元帅在,你就放心吧。”

“你只需要听从我的命令就好。”

东方暮雪放低语调,如同在请求似的看着白条,并且似乎生怕白条不同意,赶忙又补充了一句。

“好吧。说好了,只听您一个人的命令!”

“嗯。一言为定。杨元帅,就这么定了。”

“全由公主定夺。”

“呼,太好了。”

东方暮雪如同解决了一件大事一般,深深的松了口气。

“白条,你还需要去家里收拾一下吗?”

“孑然一身,家里一无所有。”

“那你现在就住到净榻里吧。杨元帅,今天事情太多,我也有些倦了,就不去狩猎了,等明天再去吧。”

“这个…好吧。”

“大家都散了吧。白条,你跟我来吧。”

“是。”

众人看着东方暮雪领着白条走进了内室,全都呆在了原地。

“都散了吧。”

大概两三分钟之后,杨敖才开口说话。众人依令退下,赵家父子悻悻的离开了净榻。

深圳中医妇科医院
治疗术后ED有效药物有哪些
洛阳男科医院地址
友情链接
昆明娱乐网